斗六市梅林遺址簡介

地名沿革  梅林遺址調查發現的經過 梅林遺址的範圍及其文化內涵 
  梅林遺址的重要性
結論 圖片 陶器與石器

(肆)  梅林遺址的重要性

()、梅林遺址出土的陶片豐富,為手製,以棕色夾砂陶、紅褐色粗砂陶、灰黑色夾砂陶為主,火候較低,故陶器硬度不足,陶片鬆軟易碎,以罐、缽為主,在頸部有突脊,器表大部分無紋,少部分有細繩紋,最特殊的是繩紋陶文化;繩紋陶文化是東亞地區新石器時代最早的一種農耕文化,中國、華北、泰國、臺灣、日本等地常發現的文化層,臺灣繩紋陶文化年代可能距今四千年前,主要分佈在西海岸一帶,東海岸也有,主要的遺址有大坋坑、牛罵頭、鳳鼻頭、牛稠子等遺址,這一時代的人類已知以捕魚、農耕、打獵維生,同時已會種水稻、旱稻、小米的種植;陶器以夾砂棕色、紅色、褐色陶為主,火候較低,故硬度不足,最常見有罐、缽、低圈足小口大腹罐等器型,在頸部有一突脊為臺灣繩紋陶文化的主要特徵之一。

其繩紋有拍製和劃製者。拍製是施於口頸交接處;劃製是施於肩部。拍製的繩紋可能是用到有紋飾的陶拍來拍打陶胚,使其緊密耐用,而縛以繩索的陶拍在器表留下的繩印紋,有裝飾和審美藝術的價值。劃紋可能是使用兩根施紋器製作,然後再將突起的陶泥刮掉。梅林遺址繩紋陶為為何施以繩紋?可能是容易攜帶或便於提水,增加摩擦力使用比較持久,外表也比較美觀等作用。

其他還發現有陶蓋紐 ()陶片、口緣、柱腳等,其中以正方形和馬鞍形(憎帽型)的陶蓋鈕,頂端有氣孔最為特殊,是否與散發蒸氣的原理有關,值得專家研究。臺灣繩紋陶文化的住屋,考古學者推測可能是干欄式長形住屋,當時的聚落已經會定居,並且具有相當規模的從事農耕魚獵的生業。因此可研判梅林遺址大致屬於新石器時代晚期偏晚,與新石器時代中期、早期的文化必然相關,斗六丘陵地區文化發展而言,好像與八卦山區、濁水溪中游地區關係密切,是介於臺灣中部與南部之間,也是介於平原與山區之間的關係,在臺灣考占史上具有特殊且重要的研究意義。

()、梅林遺址文化層的最上層,散佈許多青花瓷殘片,這些古物大約明清時期(距今約四、五百年前),可能與臺灣兩、三百年的漢人文化有關,可進一步考證。

()、考古學者認為這些史前人類是臺灣原住民,也可能是南島語系民族,因此可作為尋覓平埔族的依據。由史料記載,洪雅平埔族柴裡社曾經活動於斗六地區,斗六市原為洪雅平埔族斗六門柴里社或柴裡斗六社、柴裡社等居住之地區,根據 《番俗六考》記載:斗六門舊社去柴裡社十餘里,在大山之麓,數被野番侵殺。」大約在清康熙年間,柴裡社因遭遇高山族之侵害,遷移至現在柴裡(三光)、溝壩、江厝等里。在斗六門柴里社在荷據時代臺灣蕃社戶口表中,也有留下這些戶口資料。臺灣已故歷史民俗學者林衡道先生在《鯤島探源》書中記載:「斗六原名斗六門,其得名的經過相當原始,也相當有趣,以前居住此地的平埔族,他們在狩獵時,每次捕獲山鹿,就發出(ㄉ烏ㄌ歐恩)的歡呼聲,當年斗六門的地名,確實與平埔族有關。」也有學者認為斗六地名,可能就是平埔族語(Talack)閩南話譯音。因此梅林遺址可能是追蹤洪雅平埔族柴裡社,曾經活動於斗六地區的重要依據。

()、梅林遺址出土的石器形式特殊,出土量豐富,可分打製和磨製兩種,石質大部份是砂岩,少部分是含石英質的砂岩、凝灰岩;器物有打製和磨製的石斧、石鋤、石片器、石錘、石刀、石錛、燧石、石簇和墜網等,其中以燧石質石錘最特殊。梅林附近有山有水,應該有鹿、羌、魚類等出現,由這些精緻的石器出現,可推測當時的人類應有狩獵、捕魚、種稻等行為

()、梅林遺址到目前尚末發現動物性骨骸和貝殼,沒有發現貝殼,可能是當時離海洋尚有一段距離,取之不易。可是動物性骨骸和肉類是史前人類蛋白質和營養的來源,應該存在才是,只是尚未發現而已,有待將來考古專家繼續發掘遺物,就能找到答案了。

()、梅林遺址也可能有石棺存在,根據居民的描述,石棺可能在湖山岩大彌勒佛左邊的山坡上或墳墓堙A有待將來考古專家發掘,假如真的挖掘到石棺群,將會與南投縣曲冰遺址、臺東縣卑南遺址、臺北縣十三行遺址等一樣,風靡全國。

()、梅林遺址是臺灣史前重要遺址之一,大多分佈於果園裡,目前大致保存完整,可能為濁水溪以南繩紋陶變為灰黑陶文化的關鍵,對臺灣史前文化層序、年代學而言,有十分重要的地位,同時對臺灣史前人類生業與聚落形態研究有重要的幫助。